构建新型职教教师培养培训体系

信息来源: 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点击数:
字体:

俗话说,“名师出高徒”,又说,“师傅不明徒弟拙”。前者是从正面说教师的重要性,后者则是从反面说教师的重要性。职业教育要想高质量发展,就必须有一支高质量的教师队伍,对高素质教师队伍的迫切需求,在当下职业教育比其他类型教育尤甚。这是由经济社会对职业教育的期待,以及职业教育自身高质量发展决定的。

高素质职教教师要具备三个方面的能力

教师是职业学校教学活动的执行者,教育改革政策若要取得良好的效果,离不开一线教师的支持和践行。如果教师自身对推动教育教学改革没有动力,缺乏积极性,那么无论再怎么完美的文件也无法取得理想的效果。了解学生是做好教师工作的基础。在现有的教育分流框架下,进入职业学校的学生在知识基础、行为习惯和学习方法等方面存在诸多不足,这就需要职业教育教师投入更大的智力和精力,并努力创新自身的教学方式方法。

推动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使命,对职业院校教师的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更大的挑战。高素质职教教师需要具备以下三个方面的能力。

一是专业实践能力。实践导向是职业教育教学的重要特点,这意味着职业教育教师不仅需要扎实的理论知识,也需要娴熟的实践能力,否则很难为学生提供专业性的实践指导。然而,目前职业教育教师的专业实践能力尚嫌不足,普遍存在实践能力不强的问题。短期的企业实践杯水车薪,很难从根本上提高教师的专业实践能力。

二是教育教学能力。由于现有的职业教育教师很多没有系统学习过教育学、心理学和教学法,更没有系统学习职业技能教学法,所以在教育教学能力方面亟待提高。

三是自我学习能力。一个不懂得与时俱进、自我学习的教师不是合格的教师,更难成为优秀教师。对职业教育教师而言,由于劳动力市场环境的复杂性、生产技术更新的快速性和职业学校学生学习的独特性等,更需要其具备较强的自我学习能力。

现有职教教师培养培训体系存在诸多不足

高素质的职业教育教师从何而来?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引进,一种是培养培训。职业教育需要从企业引进一定数量的兼职教师,但比例不宜过大,否则会影响教师队伍的稳定性。长远来看,关键在于建立完善的职业教育教师培养培训体系。

按照英国学者詹姆士·波特的划分方法,师范教育可以划分为三种不同的模式——定向型的师资培养模式、非定向型的师资培养模式和就业培训的师资培养模式。

改革开放后,我国开始独立设置一批职业技术师范院校,对职业教育教师进行不同于普通中小学教师的专门培养,逐渐建立定向型的职业教育师资培养模式。

鉴于独立设置的职业技术师范院校培养的职业教育师资在数量上和质量上都不能完全满足职业学校对“双师型”教师的需求,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原国家教委开始支持在普通本科院校设立二级学院(职业技术教育学院),参与培养职教师资。从此,职业教育教师培养逐渐从定向型培养模式转为非定向型培养模式,职业技术师范院校的师范功能则逐渐淡化。

为了破解职业教育教师继续教育与培训未能有效开展的难题,1999年,国务院提出依托普通高等学校和高等职业技术学院,重点建设50个职业教育专业教师和实习指导教师培养培训基地。由此,我国初步形成职前与职后相结合、三种方式并存的职业教育教师培养培训体系。

随着形势的发展,这样的职业教育教师培养培训体系逐渐暴露出诸多不足。

其一,重理论、轻实践。无论是独立设置的职业技术师范院校,还是普通本科院校的职业技术教育学院,或是国家职教师资培训基地,均存在这一问题。从根源上,主要在于未能把职业教育当作一种独立的教育类型来看待,习惯于直接移植普通教育教师的培养培训方式。

其二,重专业,轻教学。在进入职业学校以后,教师所从事的专业教学大多与自己所学的专业相近,但自己精通专业与把掌握的知识和技能教给学生是两回事,一个不懂得教育教学方法的教师,很难成长为一个高素质的专业教师。从现有的培养方式来看,职业技术师范院校与普通本科院校职业技术教育学院都将重点放在了专业能力的培养上,而忽视了教育教学能力的培养。

其三,行业、企业参与积极性不高。比较突出的问题是,教育部门仍然是职业教育教师培养培训的主要承担者,行业、企业参与不够。作为一种典型的跨界教育,职业教育师资培养也应该具有鲜明的跨界特点,否则培养的人将很难开展高质量的职业教育教学。

其四,职前培养与职后培训脱节。职业教育教师的专业化成长是一个职前和职后接续的不间断的过程,这就要求职前培养与职后培训应该是一个完整的体系。然而现实情况是,职前培养与职后培训脱节,二者没有清晰的功能分工和前后照应,培养没能发挥出在教师成长中的基础定向作用,培训也没能发挥出在教师成长中的提升作用。

高素质职教教师需要创新培养培训体系

为解决这些不足,必须从源头上改革已有的职教教师培养培训体系,构建具有鲜明职业教育特点的新型职业教育教师培养培训体系。

第一,发挥职业技术(科技)师范大学(学院)的龙头带动作用。职业技术师范院校为我国职业教育事业发展培养了大批职业教育教师,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职业教育理论和技能人才成长规律的研究方面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最近十多年,由于高等教育变革和整体上教师教育政策转向的影响,职业技术师范院校办学受到冲击,有的改了校名试图向综合类院校转型,即使没改名字的也弱化了职业教育教师培养职能。事实证明,我国既不能照搬别的国家职教教师培养培训的做法,也不能亦步亦趋地模仿普通教育的教师培养培训模式。必须在继承过去经验的基础上,构建独立的新型职教教师培养培训体系。当务之急是,国家要建立若干所技术师范大学,鼓励和支持职业技术师范院校重振职业教育教师培养的雄风。

第二,巩固有资质培养职业教育教师的普通本科院校的主体作用。与职业技术师范院校相比,普通本科院校的办学历史一般更为悠久,且在综合实力上更具优势,部分专业的建设水平也更为成熟。有关部门应该根据职教教师专业认定标准,支持有条件的普通本科院校承担职教教师培养培训工作,加大经费支持,使其发挥职业教育教师培养培训的主体作用。

第三,突出企业生产实习基地和职业学校教学实习基地的两翼作用。专业实践能力的提高,仅仅依靠学校教育是无法解决的,它必须依托企业真实的生产工作环境。为此,政府部门应该出台政策,吸引一批企业建立生产实习基地,并积极参与到职业教育教师培养过程中来。同样,职业学校也应该在职业教育教师培养过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职业学校不仅是职业教育教师培养培训的受益者,更应该是职业教育教师培养培训的参与者。为此,职业学校应该加强与职业技术师范院校以及普通本科院校职业技术教育学院的合作,建立一批高质量的教学实习基地。

第四,加强职业教育教师培养职前阶段与职后阶段的衔接。无论是职业技术师范院校,还是普通本科院校的职业技术教育学院,都应该加强与职教师资培训基地的衔接,包括课程设计、人才培养方案实施、教材使用等方面,有效形成职业教育教师职前培养与职后培训的完整体系。

 


英超 | 佛坪县 | 福安市 | 齐河县 | 太湖县 | 濮阳县 | 东乡族自治县 | 兰西县 | 大埔县 | 民权县 | 二连浩特市 | 大庆市 | 攀枝花市 | 迁西县 | 甘德县 | 盐源县 | 盐亭县 | 宜都市 | 宝丰县 | 蒙阴县 | 门源 | 苍山县 | 安平县 | 增城市 | 新巴尔虎右旗 | 武陟县 | 英德市 | 夏河县 | 潮安县 | 津市市 | 岑溪市 | 原阳县 | 开原市 | 澄城县 | 河源市 | 定西市 | 沙河市 | 潜山县 | 清流县 | 永顺县 | 安化县 | 固镇县 | 承德市 | 绍兴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宁都县 | 石家庄市 | 乌恰县 | 鄂尔多斯市 | 甘谷县 | 林西县 | 卢氏县 | 怀宁县 | 江山市 | 锡林郭勒盟 | 嘉兴市 | 皮山县 | 尖扎县 | 贺州市 | 涿州市 | 太谷县 | 扎鲁特旗 | 辉南县 | 闸北区 | 夏邑县 | 伊春市 | 喜德县 | 关岭 | 南召县 | 昌黎县 | 南安市 | 达尔 | 方山县 | 漳浦县 | 东山县 | 四子王旗 | 太仓市 | 丹东市 | 洛川县 | 固始县 | 密云县 | 湘乡市 | 西城区 | 桓台县 | 桂林市 | 广汉市 | 临沧市 | 揭东县 | 东明县 | 如皋市 | 鄯善县 | 松潘县 | 怀远县 | 涿州市 | 安化县 | 长治市 | 皮山县 | 漯河市 | 航空 | 咸宁市 |